产能严重过剩环保要求越来越高看化肥国企如何裂变化工先锋

  上世纪,国家八五九五计划要解决高浓度磷复肥生产加工,提升种植效益,瓮福作为国家选定的五大生产基地而诞生。这一战略非常成功,我国粮食产量十多年连续增产,并从高浓度磷复肥100%的进口国转变为最大的出口国。

  从企业间竞争来看,身处西南边陲的瓮福远离东北、华北等主要产粮区,竞争力正在逐渐丧失。磷肥并非高附加值产品,每吨利润仅在两三百元左右,而要将磷肥运到主产粮区,瓮福的运费就要比湖北同类企业多出两三百元。同时,近年来国外企业逐步占领沿海地区市场,瓮福磷肥要运送到沿海地区,成本比国外企业都还要高。

  2016年,瓮福提出以打造全球磷化工先锋企业为目标,制定了转型升级路径,将磷资源优化配置,结构调整为三个三分之一,即传统磷肥、特种肥和高附加值精细磷酸盐各占三分之一。

  按照规划,未来三年,磷化工产品对企业利润的贡献将超过4/5,而化肥仅仅作为基础性平台为磷化工提供支撑。到十三五结束,瓮福将从一家磷肥企业裂变为能生产几千种精细化工产品的磷化工先锋企业。

  净化磷酸是世界难题,传统上分为热法和湿法两种工艺路径。瓮福在十多年前开始研究,如今已经形成了技术壁垒,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湿法磷酸净化能力。湿法相比热法具有成本和环保优势,这形成了瓮福在净化磷酸领域扩张的基础。

  社会的不断发展和消费升级正在创造新的需求,这些需求都是瓮福可以占领的市场。磷酸可作为磷肥的原料,同时也是工业、食品、医学、电子等领域的重要原料。以往,此类磷酸盐推广困难,市场需求不足,如今瓮福已有5万吨产能,2018年还将取得突破。

  我们有净化磷酸的基础,去对接这个需求,将大有作为。何光亮说,目前公司5000吨/年电池级无水磷酸铁产业化项目一期正在试产,未来将打造行业最重要的正极材料生产商。依托世界领先的湿法磷酸净化技术,瓮福切入这些新市场有着明显的成本优势。

  瓮福磷矿原来有些矿石要废弃掉,现在是所有的矿石没有丢掉的,全部都要入选,对矿山资源吃干榨净。瓮福集团新龙坝选矿厂厂长何龙飞说,瓮福的选矿工艺以多项创新技术为支撑,如果不是这些技术,现在瓮福已经没有矿了。

  磷石膏防火、保温、隔音效果好,且价钱便宜,瓮福与建筑企业合作,世界首创磷石膏装配式建筑第一条循环生产线已经具备生产条件,预计年消耗磷石膏30万吨。随着7个综合利用项目的逐步上马,瓮福将在十三五期间实现当年产生的磷石膏当年消化。

  以此为契机,瓮福与上海交大、上海胜义共同组建了行业首家环保治理专业公司--贵州中拓环保公司,预计到十三五末,年可形成12亿元产值,成为该行业领军企业,并将环保技术打造成为瓮福新的经济增长极。

  改革是必然之路。近年来,瓮福在全国各地与当地民营公司组建合资公司,运用瓮福这一知名磷肥国企品牌,加上当地民营公司灵活的市场应对能力,深入乡镇自建销售网络,在多地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

  有分析称,未来几年,中国的磷肥最大出口国的地位可能会被中东北非国家取代。以摩洛哥为代表的新兴磷肥出口国,凭借磷矿储量品位、运输成本等优势,正在削弱中国磷肥的竞争力,导致磷肥出口困难。仅摩洛哥一国的磷矿储量就高达400亿吨,占全球总储量75%以上。

  按照何光亮的观点,效益最大化是经济领域的地心引力,在全球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这股力量是消除不了的。早在十年前,时任瓮福副总经理,英语十分流利的何光亮凭借公司的采选技术,成功中标并实施了沙特曼阿顿1200万吨/年磷矿石选矿总承包项目,带动国内GDP超100亿元。

  对此,何光亮看的很透彻,这就是全球配置资源的厉害之处。国家虽然鼓励走出去,但企业要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 他认为瓮福要做的是扬长避短,坚持提升技术实力,做高端产品,输出优势能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