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龙看盘:国际贸易战走向何方苹果靠什么冲击“万亿大关”?

  约翰逊:特朗普抨击“假新闻”似乎是一种深思熟虑的策略,旨在通过播种对事实的疑惑来破坏公众的信心。对照英文收藏更新于2018年5月29日05:51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商业编辑安德鲁?埃奇克利夫-约翰逊

  启示时刻在十年前的某个后半夜来临,在我喝了不止一杯葡萄酒之后。我在一辆伦敦出租车上,与我认识的一位公关人士共乘,之前我们都参加了一场晚宴。

  记者和公关人员有着截然不同的目标:我们要爆料;他们则收钱确保一些故事一直不为人知。然而,即使在我们没有一起喝葡萄酒和共乘出租车的时候,我们的日常交流也可以很热络。比如,公关人员会读我们的报道;很难不对他们有点好感。

  许多公关人员还能说会道,我们那天晚上共乘出租车在伦敦穿行的时候,我记得我的同乘者说了句精辟的话,尽管略带醉意。“我的工作,”他承认,“是播种怀疑。”

  我记得我曾打电话给他,希望证实我根据远离新闻办公室的信息源拼出的一个故事,结果只是被告知:“不能公开发表,你没有了解全部情况。”还有一次,他通过质疑我的信息源的知识、动机或是否真的存在而回避了我的刨根问底。

  这样的策略往往只会拖延一位执着记者的时间,而无法阻止他,但有时拖延意味着失败。这些交流如此平常,以至于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位公关人士可能会有明确的使命,即破坏我对他老板不想见报的事实的信心。

  我的同乘者已经磨练了他在英国政治方面的技能,最近我想起了他的话,是因为我试图理解一个对于我的行业来说更为紧迫的挑战:这么多的当权者成功给我们的工作贴上了假新闻的标签。

  FT社评:勿让打击假新闻成为压制媒体的烟雾弹我们不能指望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能够自我监管,但也不能信任政府成为记者该写或不该写什么的最终决定者。

  有一个男人独占了新闻头条,很多话题都是如此。根据特朗普Twitter档案(TrumpTwitterArchive)的数据,这位美国总统自就职以来有200多条推文谈及假新闻。他创造性地使用这个词,把它用作整个媒体的简称,用作形容词来形容冒犯他的自媒体,用作武器来破坏人们对向权力问责的人的信心。

  于是,这位Twitter用户名带有“@real”前缀的总统本月声称,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一则报道的消息来源“可能不存在”。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媒体腐败时如此努力地与它合作?吊销执照吧?”每当夏天都是有一波夏耘行情,很多大牛股板块横空出世并且潜力黑马股搅乱市场。

  其实做股票是非常简单的,在底部重仓埋伏回踩到位主力拉升的潜力股,凑着一波大牛市就拉起来了,也许几个月的收益会是你之前很多时间的财富积累。其实也不用担心错过重要行情,本人会一直在帮助大家看盘提示大盘和个股机会,以及优质利好股票的分享。4月讲的华锋股份,中国软件,兆日科技等涨幅都是在70%以上。关于6月的操作,本人已经公布在朋友圈,并且会一直在直播,笔者薇(lwkp48)交流,全是免费,上周一讲的华锋股份和国民技术都已经涨疯,你错过了吗?

  这些挑衅性言论无疑会让新闻工作者全力诉诸《第一修正案》(FirstAmendment),但这没有命中一个更广泛的目标。正如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toProtectJournalists)的乔尔?西蒙(JoelSimon)在去年2月所说的那样:“它们似乎是深思熟虑策略的一部分,通过播种对事实的疑惑和怀疑来破坏公众的信心和信任。”

  如果这是一个策略,那么它的效果非常出色。最近的Monmouth民意调查显示,77%的美国人现在认为主要的新闻媒体报道假新闻。更糟糕的是,42%的人认为记者故意报道假新闻。

  Monmouth没有问有多少美国人认为新闻工作者过分关注自己,但我们别忘了,我们不是这种无孔不入的怀疑制造者的唯一目标。

  例如当去年夏天被问及是否认可俄罗斯干预其选举的说法时,特朗普回答说:“我认为是俄罗斯,但我也认为可能是其他人和/或国家没有人真的知道。”在最近被问到为什么不应该解雇负责调查总统竞选与俄罗斯之间是否存在勾结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Mueller)的时候,特朗普同样运用了他惯用的吊人胃口的句子:“我们会看到发生了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