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冲击全球最大船运公司马士基遭史上最大规模做空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众所周知,海运是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占国际贸易总运量中的三分之二以上。

  随着贸易摩擦的升级,全球最大航运公司的航运巨头马士基意识到今年可能无法盈利,最近它还发现自己成为了对冲基金攻击的目标。

  彭博社7月22日报道称,IHS Markit最新数据显示,马士基的空头头寸已经跃升至股本的6%,这也是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而此前的预计是,今年9月,空头头寸也仅占这家丹麦航运公司股票的0.8%。目前,这家总部设在哥本哈根的公司今年已经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

  报道称,这一结果的出现,是因为贸易战扭转了全球集装箱航运业的前景,投资者正重新审视选择。

  AQR资本管理公司是现在押注马士基的基金之一。7月18日的监管文件显示,该公司的空头头寸相当于马士基股份的0.5%。但该公司拒绝对此作出评价。

  马士基的主要航线介于亚洲和欧洲之间,中、美国之间的直接贸易较少。因此,迄今为止,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战对其业务的影响有限。

  然而,全球经济正处于不断升级的贸易战中。上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准备好对将运往美国的5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新的关税,这大致相当于从中国到美国的所有进口商品的价值。

  对于一家控制全世界五分之一集装箱船队的公司来说,每年运输价值4万亿美元的货物,占全球集装箱航运市场份额的15%。新的贸易保护措施可能带来毁灭性影响。

  事实上,今年以来,马士基股价整体呈下跌趋势,与一年前相比,其股价已下跌37%,市值更是蒸发近三分之一。

  Jefferies分析师大卫·克尔斯滕(David Kerstens)在接受彭博电话采访时表示,“由于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这对今年剩余时间内集装箱运费需求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显然,贸易战势态的升级,进一步影响了跨太平洋贸易往来的风险。”

  “但是,如果情况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并影响其他航线,包括跨大西洋贸易,上述情况就可能会改变,”克尔斯滕斯说。

  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高级分析师授拉胡尔·卡普尔(Rahul Kapoor)表示,“集装箱运输关税的影响可能会很明显……我们认为最好的贸易增长已经过去了。如果三季度运营商的盈利能力有所增加,那么他们将不得不快速减少运力,阻止运费下降。”

  哥本哈根Nordnet投资经济学家皮尔·汉森(Per Hansen)表示,马士基目前处于“飓风眼”中心。他估计该公司的股价可能下跌至少10%。

  新加坡运输业分析师方华婷(Corrine Png)认为,马士基的估值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降至低谷,投资者会避免航运股,除非更多过剩产能被淘汰。

  她还说,与去年相比,马士基将更难以有效地转嫁更高的燃油成本,这令马士基今年最多只能赚取微利,甚至要面临亏损的风险。

  彭博社称,人们担心成本将攀升至40亿至50亿美元。根据彭博社对12位分析师的调查,普遍认为马士基今年收入仅为36.8亿美元。

  对于市场的担忧,马士基早前已因季节性因素影响,认为今年下半年将出现需求低迷,并为此做了准备。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因此需要暂时缩减其在亚洲和北欧之间的服务。

  目前,马士基正处于历史性转型的第二年。其正努力建立一家专注于运输但没有能源资产的企业。不过,根据克斯滕斯的说法,市场认为“目前的转型没有多大价值”,因为股票“非常宏观”。

  不过,他也提到,从好的方面看,有迹象显示集装箱船队产能过剩的问题正在缓解,因为新船进入市场的数量在减少。

  路透此前曾表示,因供应过剩,全球集装箱航运业陷入了长达十年的低谷,各大航运公司纷纷寻求合作,共同对抗低迷市况。

  全球第三大航运公司法国达飞轮船就正考虑与第五大船运公司德国赫伯罗特公司合并。

  全球第十大船运公司以色列以星航运也在7月22日宣布,将与马士基就亚洲与美国东海岸之间贸易进行战略合作。

  早在2013年6月,包括马士基在内的全球最大的三家航运企业宣布计划设立航运联盟P3网络,在最重要的航线上联合运营船舶。一年后,这一计划遭到中国商务部否决,理由是经营者集中将限制竞争。即使P3联盟无法成行,对集装箱航运企业来说,大船化和联盟竞争的趋势依旧势不可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