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二战后国际贸易的初心是世界和平?

  二次世界大战过去大半个世纪,当我们还在纠结于某一类产品的关税和贸易制裁时,已经忘记回顾历史,去了解全球自由贸易的初心,无关贸易本身,也无关就业,甚至无关就业。其实当初的一切都是为了世界和平。

  几个月间,中美的经贸关系陷入僵局,貌似修好,又摩擦频出。本以为贸易战的这一波强风算是暂时刮过去了,可暗流涌动,贸易战依然剑拔弩张。我们可以把国际贸易争端这个话题理解为对全球化和全球自由贸易的倒戈。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是此次我筹备《对话世贸组织》这个视频专题的初衷。这是中国网络媒体首次走进世贸组织内部进行拍摄,并借此机会对话世贸官员。

  选择以“WTO”做一个对话窗口,是因为无论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美欧之间的贸易对决,还是之前对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争论。这些大事件都少不了一个时隐时现,却又至关重要的角色——世界贸易组织(WTO)。

  世贸组织的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雷蒙湖畔一幢百年老楼,是一处风景秀美的风水宝地。从二战后成立的GATT关税总协定到1995年的世贸组织,这个国际组织见证了二战之后全人类对于国际贸易的反思与推广。如今已有包括中国在内167个成员国的世贸组织所存在的意义并不仅是一个“国际组织”,而是一个国际贸易的标准制定,各方对话,甚至是争端“裁决”和“解决”的平台。

  我走进著名的“W会议室”,在当年中国加入WTO的总理事会会议室专访了WTO首位中国籍副总干事易小准。对于最近针对全球自由贸易出现的诸多争议,易小准说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前20年中,世界贸易的增长每年平均达到了6%左右,是经济增速的一倍。可全球经济危机发生之后,世界贸易增长的增速降到3%左右,勉勉强强和世界经济增长的速度拉平。此时对世界贸易的各种质疑就出现了。但其中很多的质疑并没有切中要害,贸易剥夺了就业的说法就是其中的悖论之一。

  很遗憾,二次世界大战过去大半个世纪,当我们还在纠结于某一类产品的关税和贸易制裁时,已经忘记回顾历史,去了解全球自由贸易的初心,因为这一初心无关贸易本身,也无关就业,甚至无关就业。

  “当时的想法就是以经济互相依赖为手段,让全球化给大众带来巨大收益。这个想法背后的逻辑是,如果在供应链上大家需要互相依赖,那就没法对彼此开战。假如法国需要俄罗斯提供煤炭,美国需要德国提供钢铁,那他们就没法开战。”

  一战之后的美国主要依靠自身供血发展经济,这是经济大萧条出现的原因之一。但是二战之后,美国的态度发生改变,希望能够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并认可全球经济互通会让世界经济收益。二战结束4年后的关税总协定(GATT)设立,最初有23个成员国,是当时唯一一个全球多边贸易协议。

  王晓东借用了马云的一句话:贸易结束之时,就是战争开始之际。这真的不是一句笑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贸易促进了各国人民之间的了解,不论是技术,不论是货物,无论是服务的相互交流,促进了这个社会更加和谐的发展。一旦我们对于贸易加以限制,或者树起了保护的高墙,这对于世界和平是一种危害,威胁。”

  再来看关税与一国经济本身的关系,历史总是令人警醒。在GATT签署之前跨境贸易成本非常高,尤其是二战之后各国经济凋零,更加倾向于以贸易保护的方式实现本国经济增长。GATT的目标则是减少贸易壁垒,缩减关税。全球化和生产外包实际上都是从GATT开始的。从1947年GATT签署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全球GDP年增幅7%,实现了爆炸式增长。

  消费者可以获得更加物美价廉的商品,商户可以找到全球市场,开拓新市场增加就业。在此期间,美国一直是主要推手。这一点并不奇怪,读过亚当-斯密就会知道,如果一个国家可以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那就买来用,再卖给他们那些我们更加擅长生产的产品。这就是亚当-斯密的“国际分工理论”。

  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无关税时代”,如何刺激全球经济继续增长成了新话题—因为即使一种进口商品本身没有关税,进入一国也要和当地的政府补贴进行抗争。1995年,世贸组织诞生,当时全球各种大规模的贸易协定已经制定,类似NAFTA,CAFTA,甚至还有成百上千的双边贸易协定。所有这些协定都是依照同一种准则——“零关税边境”。

  如果一个国家降低关税,此类产品的买卖就会大幅增加。自由贸易忠实拥趸所设想的美好蓝图是国与国之间实现零关税状态。理论上来说,这十分符合经济原则,可在实践中,国际自由贸易必然带来赢家和输家。

  所以世贸组织新闻发言人Rockwell(详见专题第四期)说:“有些人因为贸易而被遗弃——很遗憾,这些都是难以避免的。”

  现在全球贸易中大的难题牵扯到了更大的格局:当全球贸易充分推崇人才和货物的无边界自由流动时,一国的文化,环境,甚至道德准则又将如何体现?贸易主权和自由贸易的冲突如何解决?新时代的“全球秩序”又将如何定义?

  WTO贸易政策审议司参赞Antonia Diakantoni对新浪财经称:当一个国家成为WTO的成员,就要对其他的WTO成员实现很多承诺。在这些承诺给每一个成员都提供了“政治空间”。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你总会有相应的灵活性去提升或是降低关税,通过利用系统所提供的(政策)工具。她还说到,WTO有很多不同的规则和协议,允许你去保护你们本国(本地)经济——前提是你有相应的理由。

  即使如此,在全球化全球铺开的同时,每一个国家和地区自身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被忽略了而已。

  当一个国家成为WTO的成员,就要对其他的WTO成员实现很多承诺。在这些承诺给每一个成员都提供了“政治空间”。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你总会有相应的灵活性去提升或是降低关税,通过利用系统所提供的(政策)工具。

  所以我专门请Keith Rockwell仔细解释了WTO的争端解决机制,这个机制如同一个国际贸易法庭,虽无关“有罪”或是“清白”,可是让各贸易国有一个平台进行解决问题。如已故的世贸组织前总干事鲁杰罗所(Renato Ruggiero)说:如果不提及争端解决机制,任何对WTO成就的评价都是不完整的。从许多方面来说,争端解决机制是多边贸易体制的重要支柱,是WTO对全球经济稳定做出的最独特的贡献。

  在采访结束,Keith提纲挈领的说了一句:“我并不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经历贸易战,但是我可以说,如果没有WTO在这里,我们可能早就被卷入‘贸易战’了。”

  (本文作者介绍:新浪财经欧洲站站长。工作十余年,从社会新闻到财经新闻,从上海到伦敦,从第一财经日报到新浪财经。)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新浪财经欧洲站站长。工作十余年,从社会新闻到财经新闻,从上海到伦敦,从第一财经日报到新浪财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